當前位置: 首頁 >> 產業基金 >> 正文
從科創板看政府引導基金“擇優標準”
2019-05-05   中國經濟時報 審核人:   (點擊: )
[字號: ]

截至2019年4月23日,上交所科創板已受理企業達到90家,其中,66家企業審核狀態更新至“已問詢”。90家企業所屬行業可精細劃分為16個行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較多,為21家。專用設備行業18家,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17家,醫藥制造業12家。

90家企業全部包含在《科創板企業上市推薦指引》明確重點扶持的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新能源、節能環保、生物醫藥六大產業中??拼窗宓耐瞥隼砟鈑?015年財政部印發的《政府投資基金暫行管理辦法》框定的投資四大方向很一致,核心都在于鼓勵科技創新、技術研發。這六大產業投資方向也是中央及各地方政府引導基金設立之初所確定的主要投資方向。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根據公開資料統計發現,在90家企業中,有32家企業有政府引導基金的影子。集成電路和生物科技政府引導基金的投資趨勢符合國際趨勢。戰略性新興產業是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推動力量,也是世界各國博弈新一輪經濟發展制高點和全球高端價值鏈的重要途徑。以美國為例,戰略性新興產業是美國產業投資基金最為核心的投資領域。美國的產業引導基金主要集中在電子信息科技、生物醫藥與科技醫療服務和新興消費服務這三大新興產業,三個領域的投資占總投資的50%、30%、10%。

集成電路產業熱度最高

集成電路產業是國家戰略發展的重要基礎,是國家科技信息技術產業發展的基石,特別是在當前復雜的國際形勢下,集成電路作為底層的核心技術,其發展尤為重要。

近年來,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產值呈現爆發性增長,由中央層面主導推動整體產業發展,先后頒布了《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集成電路產業“十三五”發展規劃》等政策。

各地方政府為培育增長新動能,搶抓集成電路新一輪發展機遇,促進地區集成電路產業實現跨越式發展,也不斷出臺相關政策支持集成電路產業的發展。據中國經濟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2018年6月,北京、湖北、合肥、深圳等15個地方宣布設立地方集成電路產業發展基金,其目標規模已多達3000億元。從新三板和科創板的集成電路企業觀察,政府引導基金已經投入到集成電路產業的全產業鏈。

首批科創板集成電路公司以“高研發投入企業+行業細分龍頭”為主??拼窗寮傻緶飯酒笠瞪婕傲煊蚣性贗C設計、設備、材料,基本為各個細分領域的行業龍頭,政府引導基金幾乎覆蓋了該板塊全部企業,中微半導體設備和安集微電子科技兩家公司背后是國家集成電路產業基金的支持。

高研發投入是集成電路行業的重要特征,雖然有政府引導基金支持,但研發投入依舊與國際水平差距很大。2018年,三星半導體支出280億美元布局前沿技術,而我國的中芯國際資本支出20億元左右??拼窗逯?,企業研發投入靠前的中微半導體、晶晨半導體、博眾精工、瀾起科技近三年累積研發支出分別為10.37億元、8.54億元、7.38億元和6.63億元,相比國際巨頭,差距明顯。

根據《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的指引,我國集成電路產業2020年要達到與國際先進水平的差距逐步縮小、企業可持續發展能力大幅增強的發展目標。到2030年,我國集成電路產業鏈主要環節達到國際先進水平,一批企業能夠進入國際第一梯隊,實現跨越式發展。

但目前的進展還有待提速。2018年,我國集成電路行業實現銷售收入2519.3億元,其中,自給率僅為15.35%。也就是說,超過2000億元的芯片要依賴進口。

國產半導體企業要想跟上全球產業發展的腳步,研發和資本投入一定要跟上,特別是大量的民營半導體企業,更是需要長期、穩定的資本支持??拼窗宥雜諞薊鵠此滴摶墑且桓穌蚧耐ǖ?,但更核心的價值是為半導體企業提供了相對寬松的上市環境和便捷的融資渠道,有利于促進國內半導體產業的發展。

目前政府引導基金投資的集成電路企業仍以IC設計企業為主,這表明我國集成電路產業鏈缺失依然嚴重,限于某些技術仍在探索,產業結構需要進一步優化。

賽迪顧問股份有限公司集成電路產業研究中心韓曉敏認為,應該重點關注產業鏈缺失嚴重的環節,比如半導體材料、半導體設備,發展傳統技術/產品路線的中高端產品,著力熱點應用領域的核心芯片或基礎芯片。

生物科技集中在醫療器械

生物科技是政府引導基金投入的另一個重點,其力度僅次于集成電路。研發周期相對較短,獲得收入相對更快的醫療器械,一直是國內生物科技板塊的最大投資熱點之一。

海通證券研報認為,從市場規模、獲批數量、所獲投融資情況,IVD、心血管、影像為創新器械的主要前三名,雖然高端產品依賴進口,但國產替代的空間大。此次科創板同樣涉及上述領域,北京熱景生物為IVD,心脈醫療主打產品為主動脈及外周血管支架。賽諾醫療主要產品為冠脈支架。佰仁醫療為人工心臟瓣膜。深圳貝斯達、南京微創醫學、安翰科技主打影像。

因為資金投入高、研發難度大,創新藥一向被譽為“制藥工業皇冠上的明珠”。由北京科技風投、深創投兩家政府基金投資的深圳微芯生物是科創板生物醫藥板塊唯一一家創新藥企,也是科創板最大的看點。

對于創新藥而言,科創板上市標準第五條特別提到“醫藥行業企業須取得至少一項一類新藥二期臨床試驗批件,其他符合科創板定位的企業須具備明顯的技術優勢并滿足相應條件”。且較前期征求意見稿的“一類新藥”改成“一項核心產品”,標準更寬、覆蓋范圍更廣。

微芯生物創建于2001年3月21日,是專長于原創新分子實體藥物研發的創新型生物藥企,專注于腫瘤、代謝病和免疫性疾病三大治療領域原創新藥的研發。

2014年12月,微芯生物的拳頭產品——西本達胺獲批在國內上市,成為全球首個亞型選擇性組蛋白去乙?;敢種萍梁腿蚴贅齷衽瘟仆庵躎細胞淋巴癌的口服藥,被行業人士譽為“站在了創新的世界最前沿”。

與創新藥類似,要求高度知識密集和研發能力的CRO(醫藥研發合同外包服務機構),技術更新能力要求極高??拼窗逯寫郵鋁俅睬癈RO業務的上海美迪西、北京諾康達,從公開資料看,兩家公司都沒有政府引導基金背景。

國泰君安研究報告認為,科創板有望推動“醫藥科技”價值發現。傳統CRO外包服務商向“CRO+”全面升級,計算化學、生物信息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應用,加速向下游產業“賦能”。目前,CRO服務商在藥物發現及臨床前環節,已經引入了人工智能機器學習、DNA編碼庫、計算化學、基因編輯等新技術。

透視科創板核心技術人員穩定性水平的四個視角

■李興偉

核心技術人員是企業具有自主研發和成果轉化能力的基本保障??拼窗迨俏夜嗖憒巫時臼諧〗ㄉ柚幸允諧』?、法制化為主導的全局性與前瞻性的頂層設計新嘗試,優先支持符合國家戰略、擁有關鍵核心技術、科技創新能力突出、主要依靠核心技術開展生產經營并具有穩定的商業模式、市場認可度高、社會形象良好、具有較強成長性的企業。與主板(包括中小板)及創業板相比,科創板對核心技術人員的認定作出具體要求,并首次將核心技術人員穩定性列為發行條件之一。

從一定意義上說,由于科技成果從研發到產業化面臨著巨大的不確定性,核心技術人員的穩定性自然成為投資者衡量企業經營風險的重要影響因素或決策參考依據。在此之前,其他板塊業務規則中均未對核心技術人員的認定作出具體要求,實踐中主要依賴于企業內部的自主認定,因此,企業在對核心技術人員的選擇上具有很大的彈性空間。同時,如果不針對核心技術人員范圍的認定增加分析工具,容易被企業通過自主選擇規避上市條件中對核心技術人員穩定性的要求而陷入相關決策誤判。在此,以2019年3月31日前受理的28家公司為分析樣本,從四個視角分析科創板核心技術人員穩定性水平。

視角一:實際控制人要在諸如學歷、年齡、成長經歷等方面有素養積淀

和靠譜的人同行,特別是公司實際控制人。實際控制人是公司掌舵人,決定著公司經營的成敗,自然是核心技術人員穩定水平的基本保障。具體來說,先要確定該公司實際控制人是誰。一般招股說明書都會披露是否有實際控制人,如果有,會進一步披露實際控制人的簡歷。對于注明無實際控制人的公司,可以認為那些既屬于董高監人員又在核心技術名單中的人,并按實際在公司中行政權力大小確定為近似實際控制人。

在28家樣本公司中,交控科技、中科星圖、安集微電子和中微半導體四家公司載明沒有實際控制人,但具體分析發現,四家公司的董事長都在核心技術人員名單且為技術領銜者,據此可認為,這四人分別是所在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進一步分析28家樣本公司可發現,實際控制人具有以下三個特征:其一,絕大多數是高學歷且基本是理工科學科背景,學科素養靠譜。除和艦芯片(實際控制人是聯華電子創始人曹興誠)外,有27家公司實際控制人擔任公司的董事長,博士學歷的有12家,碩士學歷的有10家,且基本都是理工科學科背景。其二,大部分實際控制人都處于年富力強的壯年時期,身體狀況靠譜。實際控制人生于1960后的有24家,正處于精力旺盛和經驗豐富的黃金時期。其三,大部分有著本專業長期研究和實踐積累,成長經歷靠譜。27位實際控制人中,除貝斯達實際控制人彭建中、福建福光實際控制人何文波外,其他25位實際控制人均有著較長的研發崗位歷練和較豐富的技術經驗積累。

視角二:核心技術人員的薪酬、持股等要有比較優勢

高薪酬是核心技術人員價值的重要體現,特別是要看核心技術人員薪酬與公司董高監人員薪酬的差距情況。28家公司樣本中,排名第一的核心技術人員年薪低于50萬元的只有三家,分別是杭州鴻泉、福建福光、新光光電。年薪50萬元到100萬元的有10家,而100萬元以上的有16家。其中,核心技術人員薪酬超過所在公司董高監人員的有七家,特別是寧波容百新公司,核心技術人員李琮熙年薪258萬元,而寧波容百新公司董事長白厚善年薪只有68萬元。公開資料表明,李琮熙,男,1975年出生,韓國國籍。李琮熙畢業于日本九州大學應用化學專業,獲工學博士學位。2002年至2004年,李琮熙任韓國能源研究所研究工程師。2004年至2007年,任日本應用化學研究所研究助理。2007年至2012年,任三星SDI電池發展中心高級工程師。2012年至2016年,任GS能源株式會社電池材料研究中心首席工程師。2017年至今,任公司研究院副院長。李琮熙還持有寧波容百新0.08%的股份。

視角三:核心技術人員有研究團隊和穩定的研究經費支持

研發活動離不開團隊,更離不開穩定的資金。獨木難成林,核心技術人員一般要有足夠的團隊支撐。據統計,以2018年數據為例,28家樣本公司共有7715名研究人員,平均每家公司大約有275名研究人員。其中,從絕對數來看,研究人員超過500人的公司有三家,分別是晶晨半導體、廣東利元亨、深圳傳音控股,分別擁有619人、512人、1517人。從研發人員占員工總數比例看,28家樣本公司每家平均值為34.53%。其中,晶晨半導體研發人員占比最高達81.83%,明顯體現出技術研發密集型特征。福州福光最低,研發人員占比只有7.58%,明顯低于平均值34.53%。從研發投入看,2018年28家公司投入研發經費35.29億元,每家公司平均投入約1.26億元。從絕對數來看,2018年有9家公司研發投入在1億元以上,特別是深圳傳音控股投入研發經費7.12億元。研發投入低于5000萬元的有11家,特別是天奈科技和江蘇北人,研發投入分別只有1600萬元和1200萬元,很可能處于研發經費不足的狀態。

視角四:核心技術產品和服務要有一定的收入規模及可持續性

主業要清晰突出,這是核心技術人員穩定性的根基。一方面,主業要有一定的規模。據統計,以2018年數據為例,28家樣本公司核心技術產品和服務收入規模為453.7億元,每家公司平均收入規模為16.2億元。從絕對數看,核心技術產品和服務收入過10億元的企業有6家,特別是深圳傳音控股核心技術產品和服務收入為214.2億元,核心技術產品和服務收入最低的是深圳微心生物,只有1.37億元。

綜上,設立科創板是一種新探索,而對核心技術人員穩定性水平的分析自然也是一個盲人摸象的過程。為了盡可能減少分析的偏差,使得分析有章可循,試著提出分析框架,基于已有樣本公司建立一定的評判標準,上述四個視角從一定程度上抓住了評價的“牛鼻子”,可以得出目標公司核心技術人員穩定性的評價結論,進而能夠過濾掉企業核心技術人員包裝作假的初步風險。當然,技術研發和成果轉化是一種高度不確定性的活動,核心技術人員及其工作成果的價值最終要靠市場檢驗。

上一條:全國第一支政銀企債轉股合作基金首期投資項目花落濟南
下一條:山東新舊動能轉換基金成效顯著 已投近50億重點參與資本市場并購
關閉窗口